當前位置: > 少兒書法 > 教學資源 > 書法知識 >

吾丘衍與《學古編·三十五舉》 篆刻藝術的崛起期

時間:2019-03-29 16:44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隨著書畫收藏、賞鑒之風的蔚然興起,宋代金石學的大興,古代璽印的賞鑒、研究日益引起學者的重視,使宋元時期形成了一股濃厚的、有利于篆刻藝術萌生的藝術氛圍。
 
        篆刻藝術的崛起期
  隨著書畫收藏、賞鑒之風的蔚然興起,宋代金石學的大興,古代璽印的賞鑒、研究日益引起學者的重視,使宋元時期形成了一股濃厚的、有利于篆刻藝術萌生的藝術氛圍。據考證,宋元所集輯的集古印譜已近二十馀種,雖然這些印譜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考證“設官分職廢置之由”,以及文字、印章制度的演變,但在這些“遺文舊典”中,學者們領略到“莊雅樸厚之意”,欣賞之馀,也欲親手將其表現出來。但由于印材質地的緣故,學者還僅僅停留在欣賞和理論闡發的階段,元代初年的吾丘衍和趙孟頻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至元末時,篆刻藝術產生所需的刻印主體自篆自刻以及石質印材的使用這兩個基本前提都得到實現,文人篆刻藝術開始崛起。
  吾丘衍與《學古編·三十五舉》
  吾丘衍(1272一1311),字子行,號竹素,別署貞白居士、布衣道人。浙江龍游人,流寓錢塘(今杭州市),以教書為生。吾衍品性高潔,嗜古學,學問淵博,性曠達,凌物傲世,不求榮進,通經史、諳音律,工篆隸。后因姻家訟累被捕,義不受辱,投水而死。著有《周秦石刻釋音》、《閑居錄》、《竹素山房集》、《學古編》、《續古篆韻》、《九歌譜》等。
  吾丘衍對篆刻藝術發展的貢獻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編撰了第一部印學理論著作,指引了篆刻實踐的正確方向。
  成書于大德庚子年(1300)的《學古編》,一直被視為第一部印學理論著作,對明清篆刻理論、實踐的影響非常大,此書的書寫體例也為后人所模仿,桂馥、姚晏、黃子高等都曾效此體例一再續之。《學古編》卷一為“三十五舉”,為全書主體,故后人也稱此書為《三十五舉》。次載《合用文籍品目》,實系吾丘衍所列的參考書目,計有小篆品五則、鐘鼎品二則、古文品一則、碑刻品九則、附器用品九則、辨謬品六則、隸書品七則、字源七辨等,在附錄中還收有“洗印法”、“印油法”以及《古今圖印譜式》等。
  《三十五舉》中的“舉”,就是舉例說明之義,書中將有關印學問題分類舉例,從篆法、文字、章法、印制等多個方面予以答難解疑,其中前十七舉是說明如何寫好篆刻研究篆書,后十八舉則以漢印為核心,探討印章藝術的規律,倡導師法秦漢的篆刻風氣。吾丘衍認為“學篆字必須博古,能識古器,其款識中古字,神氣敦樸,可以助人”,又稱“凡習篆,《說文》為根本” ,定下了篆刻用字的基本原則,又很具體、詳盡地闡明學篆的方法,與文后所列出篆書碑刻、字書相呼應,表達了“識篆”、“寫篆”是篆刻藝術的基礎這一理念。吾丘衍注重金石學、小學的修養以及篆書的書寫,對篆刻藝術向文人化方向的發展起著積極作用。
  書中對漢印研究的深度也是前無古人的,他針對唐宋以來官印用字“屈曲盤回”和民間私印濫用“雜體篆”的弊端,提出遵循“古法”的要求,確立了漢印的優秀傳統,如:
  漢有摹印篆,其法只是方正,篆法與隸相通,后人不識古印,妄意盤曲,且以為法,大可笑也。多見古家藏得漢印,字皆方正,近乎隸書,此即摹印篆也。王俅《嘯堂集古錄》所載古印,正與相合。
  他還曾編輯《印式》兩冊,輯錄漢代官私印作為楷式讓人學習,從理論上奠定了漢印學習的基礎。還多次從章法上分析文字的安排、虛實的對比,如“二十七舉”稱“白文印,必逼于邊,不可有空,空便不古”,“三十一舉”稱“凡印文中有一二字忽有自然空缺,不可映帶者,聽其自空,古印多如此”,在“三十五舉”中稱“諸印文下有空處,懸之最佳,不可妄意伸開,或加屈曲,務欲填滿。若寫得有道理,自然不覺空也”等,吾丘衍所提煉、總結的古印規律,使他提倡秦漢印章古法的努力落到了實處。
  此書一出,就博得學者的高度贊揚,元危素日:“此編之書,可一洗來者俗惡之習。”元夏溥稱此書“遂變宋末鐘鼎圖書之謬”,而且進一步稱“寸印古篆,實自先生倡之,直第一手。趙吳興(孟煩)又晚效先生法耳”,評價都很高。確實,吾丘衍所做的工作是鑿開鴻蒙的,故清馮承輝《印學管見》稱:“印自秦漢以來,中間曠絕千馀年,至元吾、趙諸公奮其說,迄明而大盛。”
  第二,開展印學的教育活動,推動了篆刻藝術的崛起。
  元代的科舉考試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吾丘衍作為一個身有殘疾的知識分子,只有開館授徒才能自給,《學古編》既是他研究篆刻的心得,也是他授課的教材。縱觀全書,他主要是介紹古印的體制和教人如何去設計印稿,而沒有談及如何以刀治印,他的教學活動可能僅僅限于篆寫和設計印稿。
  但吾丘衍教學的層次卻很高,他不僅教授學生具體的方法,還從學術的高度來研究、充實這一“技藝”,從而得到當時眾多知識分子的認可,為篆刻藝術的文人化奠定了基礎。《學古編》所開具的參考書目后面多有必要的說明,內容涉及考證、版本、對該書的評價以及提出學習的建議。如針對戴侗的《六書故》,一般人認為“以鐘鼎文編此書,不知者多以為好,以其字字皆有”,但吾氏卻認為“雜亂無法”,因為戴氏經常“不精究經典古字,反以近世差誤等字印作正據”。在推薦崔瑗的《張平子碑》時,認為雖然“字多隸法,不合《說文》,卻可入印”的原因是該碑“篆全是漢”。
        吾丘衍近二十年的教學活動,最成功之處是培養了眾多的弟子,據考證,他眾多學生中以印學名世者有趙期頤、葉森和吳睿三人。趙期頤官至副相,與柯九思、虞集、陸友仁等京城名士均有交往;葉森,字景修,所編纂《漢唐篆刻圖書韻釋》是元時著名的集古印譜;吳睿,字孟思,以書名天下,工翰墨,尤精篆隸,有自用印“吳睿”(圖2.5-1)、“云濤軒”(圖2.5-2)傳世,是標準的圓朱文,圖2.5-1吳睿圖2.5-2云濤軒刀法很嫻熟。吳睿還編輯過一本叫《吳孟思印譜》的集古印譜,并在晚年時于昆山收朱硅為弟子,而朱畦與王冕皆是開創文人自篆自刻先河的人。故可以說,吾丘衍直接或間接地推動了篆刻藝術的崛起。
 

(責任編輯:王翔)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少兒網絡美術館
全息電子雜志
最新參賽單位
全息館
推薦內容
全息教學
283打鱼李逵劈鱼外挂 800万彩票app下载 黑龙江时时停了吗 女生说玩飞艇是什么意思 天津时时不开盘 英超金靴 浙江省快乐12手机版走势图 全天上海时时乐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遗漏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 江西快3怎么选号 2019白小姐透 本周日胜负彩对阵表 期特码 新时时分析 正版惠泽资料 5分pk10计划全天在线